西部强市格局十年变迁:重庆成都西安稳居前三 贵阳遵义飞升 包头呼和浩特失意

咪乐|直播|app|最新版苹果 NBA的专业人士——包括总经理和教练——普遍认为季前赛的缩短是罪魁祸首。

原标题:西部强市格局十年变迁:重庆成都西安稳居前三 贵阳遵义飞升 包头呼和浩特失意

2000年,西部大开发上升至国家战略,西部12个省区市迎来黄金发展期。自2007年起,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速已经连续12年超过东部地区,成绩惊人。

西部地区的头部城市,在全国经济版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过去20年,西部十强城市GDP总量占全国的比重从5.96%上升至8.19%,重庆、成都、西安GDP陆续突破万亿,全国十强城市中也稳定有2座西部城市在榜。

头部城市格局迎来大变迁,尤其是中欧班列开行以来的近10年。今年前三季度,西部GDP十强城市分别为重庆、成都、西安、昆明、南宁、榆林、鄂尔多斯、贵阳、遵义和乌鲁木齐。与10年前相比,除了重庆、成都、西安稳居前三,其余城市都有了明显变化。

过去10年间,谁成功突围?谁脚步放缓?

-01-

西部区域分化明显

首先,我们来看看最近10年西部十强城市的整体变化。

2011年,西部地区GDP十强城市分别为重庆、成都、西安、鄂尔多斯、包头、昆明、榆林、南宁、呼和浩特、乌鲁木齐。西部12省之中,内蒙古独占3席,陕西占据2席,重庆、四川、云南、广西、新疆各占1席,贵州、青海、甘肃、宁夏、西藏没有城市进入此列。

今年前三季度,西部十强城市分别为重庆、成都、西安、昆明、南宁、榆林、鄂尔多斯、贵阳、遵义和乌鲁木齐。这一阵容与前两年相同,只是名次略有交替。其中陕西、贵阳各占2席,重庆、四川、云南、广西、内蒙古、新疆各占1席,青海、甘肃、宁夏、西藏仍没有城市上榜。

从十强城市的阵容来看,重庆、成都、西安、昆明、南宁和鄂尔多斯近10年一直在榜,榆林、乌鲁木齐大部分年份在榜,贵阳、遵义强势上位,包头、呼和浩特掉出榜单。

从十强城市的内部排名来看,重庆、成都、西安一直稳居前三,昆明、南宁、贵阳、遵义名次提升,鄂尔多斯、包头、呼和浩特名次一路下滑。

从全国排名来看,大部分城市实际上都有所提升。重庆、成都稳居全国前十,西安、昆明、南宁、乌鲁木齐都上升了10个名次左右,贵阳、遵义更是从全国百名开外上升至如今的五六十名。只有内蒙古城市下滑明显,其中鄂尔多斯下滑了30名,曾经排在全国40、60名左右的包头、呼和浩特,更是已掉出百强。

可以看出,在过去10年时间里,西部地区经济强市分化明显,西南强市突出重围,而北部尤其是内蒙古地区的强市则增速放缓。

-02-

经济增速南快北慢

它们是什么时候发生分化的?我们从西部强市近年来的经济增速中可以略窥一二。

过去10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由高速向中高速转换,西部城市也不例外。2012年之前,西部强市都保持了两位数高速增长,到疫情之前的2019年,已全部降至10%以下。

但细分开来,各大城市的表现并不相同,尤其是贵州和内蒙古的5座城市,几乎是完全相反。贵阳和遵义堪称西部最强黑马,2011-2018年增速都明显高于其他城市,贵阳的增速更是从2013年起连续6年位居全国省会之首。而包头、鄂尔多斯、呼和浩特的增速,几乎从能源、原材料价格下行的2013年开始就一起垫底,在2017年大幅落后于西部其他经济强市。

一直稳居西部前三的重庆、成都和西安,经济增速也有不同表现。重庆在2016年之前都保持着两位数的高速增长,此后有所放缓;成都和西安则是在2017年后增速颇为亮眼。名次稳步提升的昆明和南宁增速波动较大,但在部分年份也有不错表现。

它们都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呈现如此趋势?

-03-

重庆成都西安稳居前三

过去10年,重庆、成都、西安一直稳居西部前三。它们的增速表现虽有不同,但发展势头都十分迅猛,崛起路径也有相通之处。

比如重庆和成都,都抓住了东部沿海产业转移的机遇,也享受到了大量政策红利。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重庆、成都纷纷将电子信息产业列为重要的经济增长点。如今,重庆已经成为全国第二大手机生产基地、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基地,成都电子信息产业突破万亿大关,规模居中西部城市之首。

此外,中欧班列的开行、国家中心城市的获批、成渝双城经济圈等多个重大战略的叠加,给重庆和成都带来了极大的区位、交通和政策优势,有效提升了成渝的城市能级和发展速度。

成都和西安的崛起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强省会战略的受益者。2016年成都代管简阳,地域面积扩大了2200多平方公里,人口增加100多万,极大地提升了成都的发展空间和城市能级。也正是在这一年,成都GDP反超了老对手武汉,位居全国第8名。

西安是另一个直接受益于强省会战略的西部城市。2017年,陕西支持“大西安”建设,将西咸新区划归西安管理,不仅拓展了西安的发展空间,也为西安带来100多万人口。这一年,西安超过了烟台、大连、济南、唐山等强市,从全国第26名一跃升至21名。

如今,重庆、成都和西安作为西部仅有的3个国家中心城市和万亿俱乐部城市,已切实成为西部经济发展龙头。未来五年,四川和陕西都将着力培育省域副中心,避免“一市独大”现象。这对于成都和西安来说,既是挑战,也蕴含无限机遇。

-04-

昆明南宁稳步上升

过去10年,昆明和南宁的全国排名上升了约10个位次,在西部强市内部的排名也稳步上升,近几年一直维持在第4、第5名。

昆明和南宁有着相似的优势,在地理区位上都位于西南边陲,直接面对广阔的东南亚市场;在平台建设上都有国家级区域性国际展览(南宁东博会,昆明南博会),以及自贸试验区等等;在战略层面也不相上下,南宁有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的加持,昆明则拥有泛亚铁路网。它们的经济提升,也正是这些优势共同作用的结果。

过去几年,在区位和政策的双重加持下,昆明和南宁的对外贸易成绩十分显著。“十三五”期间,昆明外贸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25.2%,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占比超过55%,年均增长32.2%。同期,南宁外贸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22%,东盟是其最大贸易伙伴。

2017-2018年,昆明时隔15年再度跻身全国前40,2019-2020年更是跃升至全国第31位,迎来高光时刻。南宁同样在2017年首度跻身全国前50,此后一直稳居西部第5。

未来,昆明要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经济贸易中心、科技创新中心、金融服务中心和人文交流中心,南宁要建设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区域性国际大都市、“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枢纽城市,可以说野心都不小。

由于彼此要面向的区域有重叠部分,未来两座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势必要面临一些直接的竞争。如今两座城市都提出了强省会战略,并加快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泛亚铁路网等对外通道建设的脚步,未来谁将成为面向东盟开放的“桥头堡”,令人十分期待。

-05-

贵阳遵义突出重围

过去10年,贵阳和遵义是强势闯入西部十强的城市,全国排名也从百名开外一路飙升至五六十名,堪称西部最强黑马。

交通格局的改善,是贵阳和遵义突出重围的重要基础。2014年之后,贵广高铁、沪昆高铁以及渝贵铁路陆续开通,大大拉近了贵州和珠三角、长三角之间的距离。2015年,贵州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成为西部地区首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实现该目标的省份。贵州打通了任督二脉,省会贵阳和第二经济强市遵义自然成为最大受益者。

产业的集聚和发展,是贵阳和遵义突围的关键。在这方面,贵阳聚焦新兴产业,遵义则受益于传统产业。

贵阳由于气候凉爽且电力充沛,抓住了互联网时代崛起的机遇,瞄准“大数据之都”、“中国数谷”。如今国内外许多科技巨头,如苹果、腾讯、华为等,都把数据中心放在了贵阳。2013-2018年,贵阳GDP增速连续6年位居省会城市第一。目前,贵阳从事大数据的公司超过5000家,产值早超千亿;数字经济规模占GDP比重高达36.8%,成为经济发展新动能。

遵义的突围则受益于白酒产业。最近几年,白酒产业尤其是高端白酒恢复火爆,坐拥茅台集团的遵义迎来高速发展期。“十三五”期间,遵义GDP增幅达到71.56%,比黑马贵阳(49.13%)还高出20多个百分点。

突出重围之后,如何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是贵阳和遵义需要面临的重要问题。“十四五”时期,贵阳将打造大数据创新策源地,积极推动人工智能、5G、物联网、区块链、量子信息等新兴技术的应用落地,摘掉“全国机房”的尴尬称号。遵义则将壮大白酒产业集群,以茅台为引领加速培育千亿市值企业,打造世界酱香型白酒企业舰队。

-06-

内蒙古3市名次下滑

过去10年,大部分西部强市都在乘风而起,但内蒙古3市的前进脚步却有所放缓,排名出现明显下滑。

从2013年能源、原材料价格下行开始,能源重化产业占比较高的包头和鄂尔多斯增速就开始明显下滑,并与增速本就不高的呼和浩特一起位居西部强市末尾。2017年内蒙古经济数据“挤水”,包头、呼和浩特就此退出西部十强阵容,鄂尔多斯也跌下了西部第4城的宝座。

与其他西部强市相比,呼和浩特、鄂尔多斯、包头过去10年主要经济数据的增长情况确实不尽如人意。从GDP到人口,从消费到外贸,从资金总量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内蒙古3市的增长幅度都与重庆、成都、西安、贵阳、遵义相差甚远。

近年来,包头、呼和浩特都在艰难的产业转型中摸索,全国排名已跌至百名开外。包头能源重化产业占比较高,钢铁、铝业、装备制造、电力、稀土等五大优势产业较为低端(点击阅读)。呼和浩特三产占比较高但并无太大优势,食品加工、电力能源、石油化工等主导产业同样实力平平(点击阅读)。

如今,西部十强城市中仅剩鄂尔多斯一个内蒙古城市。丰富的煤炭资源奠定了鄂尔多斯的富裕底色,让其在煤炭价格大跌的时代也保住了西部十强的位置。近年来,鄂尔多斯开始向新能源转型,还在云计算、装备制造、大新材料、大数据多个领域培育新兴产业。

展望未来,内蒙古没有过于强调强首府战略,而是致力于推动呼包鄂乌一体化,增强整个区域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其中呼和浩特的发展重点是提升服务功能,发展现代服务型经济;包头发挥制造业辐射功能,大力发展精深加工;鄂尔多斯优化现代能源供给功能,大力发展现代能源经济。

就像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的那样,“区域经济体量小,对大城市的支撑能力就不足”。推动呼包鄂乌一体化,就是引领全区高质量发展、打造强劲活跃增长极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促进各类要素顺畅流动和高效利用,增强呼包鄂乌的发展动能。

参考资料:

[1] 各市统计公报、统计年鉴

[2] 包头经济被呼鄂赶超背后:GDP缩水30%,1/4规上工企亏损.搜狐城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百度